Ciferlis  
花谷脑残粉,道长一生推
弧巨长
3 

有时候你恨一个人,遇见和他有关的东西都会生理性厌恶,这种感觉如同跗骨之蛆,时时刻刻提醒你的过去。
越是他喜欢的东西反应越是强烈,像个小孩子一样以这种方式撇清你们之间的爱恨纠葛。
曾经越是爱他,了解越深,反应越强烈。
我是个心很小的人,能放下的爱只有这么多,恨却是在心脏上开的口子。爱从恨的口子里溜走,很快就只剩下了恨。
所以越爱越恨,越恨越痛,像个死循环。

 
3 
 
5 

就……开个脑洞

剑三气纯 x CLX武当

李太虚虽然名叫太虚,却是个实打实的肾虚紫霞, 平日里就喜欢背着把剑,把手往袍子里一揣,像个老大爷似的窝在太清池边边上,看吕洞宾在那喂乌龟。吕洞宾曾经还对这个不知曾了多少辈的徒孙有些爱才之心,一见他揣手就出手敲打,可敲打来敲打去,见他还是这么副乡下老大爷姿势,渐渐的便视若无睹,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了。李太虚倒是悠然自得,哪怕被吕祖敲打了也嘿嘿一笑,照样手,眼睛盯着太清池里的龟龟。
他看着是盯龟,其实是盯水里那个人。
水里那个人叫萧和光,李太虚也是盯咯大半年才知道的。萧和光此人是个武当,李太虚当然没听说过武当,武林一教两盟三魔四家五剑六派里面,可没有叫武当的。还有什么楚留香,这人看着挺出名,但他问过下山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都没听说过这么一个人。但看着萧和光的一举一动,李太虚偏生觉得那是个真实的世界,所以萧和光的出现,实在让李太虚怀疑人生:难道他被什么人下了降头,魔怔了?不然怎么这幻觉还带一集一集跟演连续剧似的呢?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天降一个做日常的师弟,不小心落到他身上,将人一屁股撞到了水里。李太虚被骤一撞没反应过来,还揣着手,就骨碌碌沉到了池底。
李太虚:不是,就,这池子不是不深的吗?吕祖驴我!

萧和光近日总觉得有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黏在自己身上,他试着用余光看了看,周围小伙伴都有自己的事做,没一个人看他。难道因为他太帅了所以引来了小姑娘的青睐?萧和光摸摸下巴,努力地板着脸。不行,他可是一个有偶像包袱的武当,不能这么自恋也不能瞎开心。萧和光打马四处找着风景秀丽的打坐地,正走着,马骤然长声嘶鸣,前蹄扬起,带着萧和光向迅速后仰去,摔了个四脚朝天。萧和光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马,有点懵圈,正琢磨这怎么回事,突然听到身下传来一道气若游丝的声音:“少、少侠……手、手断了……”
萧和光推开马翻身站起,低头一瞧,一位黑发鹤氅的俊秀青年双手揣在袖管里,正拧紧眉,委屈巴巴地望着自己。
那人正是李太虚。

-----------------------------
多年之后
萧和光:【打手】能不能把揣手这个毛病改了!好好一个仙风道骨的人,干嘛成天贼猥琐琐的?!
李太虚:我不!和光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外面有别的羊了!
萧和光:????【剑匣忽开】你说啥?还我有别的羊?
李太虚:什么?我说了什么?……哎哟和光别打!……七星拱瑞!
萧和光:【被定身,使劲瞪眼】
李太虚:【上去亲亲】

------------------------------
突然脑中出现一个农民揣道长哈哈哈哈
感觉可可爱了!

 
4 
 
2 

沈桃笙脑洞

听说沈桃笙辨别一个人好不好全靠脸。
比如叶掌门长得那么仙风道骨一定是好人;诸葛师叔凶巴巴的一定不好招惹;月牙儿那么美,月牙儿说什么都对!
所以当沈桃笙见到方思明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
“风、风风,这个好看的小哥哥是谁……?”
沈桃笙拽着风花落的衣袖,痴痴发问。
“我的一位朋友。”风花落冲方思明点点头,问到:“还在江南?”
方思明应了一声,道:“有些事未解决——”
“小哥哥,你缺腿部挂件吗?会弹琴会唱歌,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吃的少好养活,能暖床还超级能打的那种!”
沈桃笙放开了风花落的袖子,双手攀着方思明的袖角,一双碧色眼睛里闪烁的全是小星星。
方思明轻笑,说:“哪里来的孩子。”
“咳,”风花落面上一红,揽着沈桃笙的脖子往自己怀里带,“这孩子不懂事,失礼了。”
“你放开我!”沈桃笙嘟嘴,在风花落怀里折腾,“怎么对你祖宗呢!”
“祖宗?”方思明挑眉。
“……听他胡言乱语,小孩子不懂事。”风花落揽着沈桃笙就往回走,“今日还有事,方兄,先走了。”
方思明点点头,没再说话。
沈桃笙被风花落箍着脖子拖着走,偏生还不消停,手舞足蹈,遥遥向着方思明的方向喊:“小哥哥!小哥哥你考虑一下!我可全能啦!你考虑一下嘛!”

“……哈,所以他跳着要给方思明暖床?”
玉雁归笑着点亮烛台。
“可不是呢……”风花落一头栽倒在床上,将脸埋在被褥里,“头大。”
“真是……教人不知说什么好。”玉雁归上床,轻轻放了帘子。

 
 
1
© Ciferli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