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ferlis  
花谷脑残粉,道长一生推
弧巨长

两只老虎恋爱日常

师父说想看两只老虎谈恋爱,行吧

WARNING: 关于南北差异有故意夸大行为

+++++++++++++++++++++++++++++++++

01

苏辞不喜欢吃香菜。

不,应该说他痛恨香菜,且想不通为什么有人会喜欢吃香菜——这恶心的堪比虫子死尸的味道,和这令人作呕的口感,还有难以忍受的无法融进所有食物的不和谐……这么反人类的东西,怎么还没从地球上消失掉?

真是令虎头大。

但白梓尧就对香菜好感度颇高了。

吃什么胡辣汤什么肉夹馍什么面筋冷面米线烤鱼辣子鸡——不放香菜能吃?少了香菜简直少了整盘菜的灵魂!哪怕就是那么一丁点,也足够让菜的味道变得不同!怎么会有人讨厌香菜?

这才是真的令虎头大。

于是两人时常因为香菜掐起架来,日常一盒烤冷面一个要香菜一个不要,最严重的时候甚至能在冷面师父面前上演当场离婚——当然,同性婚姻暂时还没合法,两人也就是口头上bb——这让师傅也是异常不知所措:咋的,为这一撮香菜你俩还打起来不成?

苏辞和白梓尧齐齐转头、异口同声:这是底线问题!坚决不能让!

师傅一脸冷漠。


02

从最初的香菜开始,苏辞发现白梓尧真的和他吃不到一块去。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方银,豆花就应该吃甜的啊!咸的是什么鬼!为什么还放虾皮紫菜和黄花?

当日的苏辞顶着前一天熬夜打游戏还没收拾干净的脸,望着很自然地撕开油条泡进豆浆、又抓了把香菜放进豆花、拿起勺子开吃的白梓尧,心里一时间充满了馍馍片。

不是,咸豆花,认真的?

苏辞默默端起了桌上看起来最正常的豆浆,喝了一口,差点崩溃:这豆浆……甜的……

等等,好像……甜豆浆……还有点好喝?

苏辞抹了抹脸,觉得一定是自己没睡醒。


03

苏辞以为发生再大的事情,以他千年老狗,啊呸,老虎的见识,还能有什么让他惊掉下巴颏的呢?

直到白梓尧搬了一捆葱回来。

对不起,他真没看出来那是葱。

顶着白梓尧莫名的表情,苏辞指了指快赶上他高、得有三指直径的葱,颤巍巍的问:这、这是葱吧?怎么这么高?

葱不都这么高?白梓尧不明所以:正好碰上外面拉了一车,干脆多买点,反正放一个冬天也放不坏。前两天妹子不是给捎了头羊?晚上给你炒葱爆羊。

放一个冬天?苏辞窒息。

外头扔着去呗,这葱外面干了,里面还是嫩的呢。白梓尧扯了一根下来让苏辞抱着,把其余的扔去了露台。

苏辞和手里的大葱面面相觑,怀疑人生。


04

在经历过白梓尧的【什么玩意儿都能炒到一块】【什么玩意儿都能炖到一块】【什么玩意儿都能煮到一块】之后,苏辞觉得是时候让这个鱼唇的北方人见识见识他们南方人的美食了。

真的,也不是说白梓尧做饭不好吃,就是对于苏辞来讲,什么甜豆浆咸豆花甜粽子没馅的月饼面面面还有放盐的西红柿炒鸡蛋,真的让他有点窒息。虽然其中有些确实很好吃,有些还让他欲罢不能,尤其是白梓尧煮肉炖肉做肉粥堪称一绝……可他南方银不要面子的吗!难道就要这样被养成东北虎吗!不服!

虎式生气!

于是他掌勺做了一桌鲜美异常的南方菜,志得意满的摇着尾巴看向白梓尧。

白梓尧倒是表现的很出色,桌上的菜被消灭了七七八八,然后变回原形露着肚皮求摸摸。苏辞有些意外地把大猫从头撸到尾,从尾撸到头,又揉圆搓扁好半天,才后知后觉自己还没吃饭。

撸猫误事,真的,撸大猫也是。

苏辞反思自己,这头撸着猫,那头拿起筷子,根本没注意白梓尧急着伸过来的爪子。

呸!这他妈什么玩意儿!

苏辞看着一桌子残羹,回忆着口中那诡异的味道,低头看白梓尧:你别不是味觉有问题吧?

白梓尧气得拿尾巴猛抽他小腿。


05

在好几次做出黑暗料理之后,苏辞不得不放弃了在家里掌勺的想法,乖乖把厨师地位让给白梓尧,怨得成天叼着尾巴在沙发里盘成一个大型煤球。

白梓尧看他自豹自弃的样子失笑,端了一盘刚出锅的清炖羊肉过去撸他:你又不是豹子,咋还叼着尾巴泄愤呢?

苏辞翻翻他那双漂亮的虎目,没好气地说:不行啊!

行行行,白梓尧站起身,那我就把肉端走了。

说着刚迈出步,就感觉被什么东西拦住,低头看见苏辞油光水滑的墨色尾巴勾住了他的腿。

羊肉留下。

苏辞埋着头说。


06

年三十的下午苏辞搓了一桌汤圆,搓出来的一个个圆圆滚滚白白净净的,像刚出生呆头呆脑的小脑斧。

白梓尧小心翼翼地把他们下了锅,煮出来也是晶莹剔透糯糯软软的,让人看着就心生欢喜。

你这汤圆不是做得挺好的么。白梓尧端着碗叹息。

苏辞撅了噘嘴,问:你今儿怎么不包饺子?你们不是过年吃饺子么?

晚上看春晚的时候再包啊,白梓尧咬着汤圆,说辞令人信服:春晚那么撒币,手里没点东西都没有看下去的勇气。

苏辞深以为然。

春晚果然没让广大群众及两只老虎失望。

苏辞这边在群里发红包抢红包,那头看白梓尧像是单身两千年的手速,刷刷刷的就捏成一个饺子,不一会儿就摆满了半个篾子。放饺子的节奏对着春晚的说话声,还有那么些踩点的搞笑感。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苏辞闻着羊肉馅味儿,饿了。

等会儿就煮,白梓尧看他一眼,先帮我去厨房烧个水呗。

苏辞看在饺子的份上拎着手机去了厨房,接水开火一气呵成,又拎着手机窝回沙发上:什么时候能吃啊?

快了。

白梓尧捏了捏饺子上的花褶。


07

苏辞等饺子等得快睡着了,等他迷迷瞪瞪打着哈欠睁眼,看见茶几上摆着的热气腾腾的饺子,口水差点都留下来。

饺子真好吃!

苏辞捏着筷子,留下幸福的泪水。

白梓尧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翻手机,时不时瞅一眼吃的狼吞虎咽的苏辞。

直到他面色凝重地停下,从嘴里吐了个东西出来。

你是想谋杀亲夫?

苏辞看着手中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抽了张纸擦擦干净,看看白梓尧,又看看自己的手掌,再次窒息。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不,虎!居然打算用金属暗杀我!

面对苏辞的控诉,白梓尧摸了摸鼻子,说:咳、我看人家写的好像都挺浪漫的。

人家戒指放蛋糕里,你放饺子里……难为你了。

苏辞一脸冷漠,白梓尧甚为尴尬。

两人尴尬对视,空气里仿佛突然响起唱着yuo are my destiny的女声。

那……你是答应了呗?白梓尧挠挠脸,轻咳一声。

答应啥,苏辞夹起一个饺子,刚准备放进嘴里,又觉得不妥:你……没放别的了吧?

没了没了!

白梓尧捂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悠悠听见苏辞说:

咱俩都在一起多久了,现在才想起来补票啊?

不如先给老赵送上几箱嫁妆,你说呢?小白?

白梓尧嗷了一声,捂着脸变回原形。


评论
热度(2)
 
© Ciferli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