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ferlis  
花谷脑残粉,道长一生推
弧巨长

就……开个脑洞

剑三气纯 x CLX武当

李太虚虽然名叫太虚,却是个实打实的肾虚紫霞, 平日里就喜欢背着把剑,把手往袍子里一揣,像个老大爷似的窝在太清池边边上,看吕洞宾在那喂乌龟。吕洞宾曾经还对这个不知曾了多少辈的徒孙有些爱才之心,一见他揣手就出手敲打,可敲打来敲打去,见他还是这么副乡下老大爷姿势,渐渐的便视若无睹,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了。李太虚倒是悠然自得,哪怕被吕祖敲打了也嘿嘿一笑,照样手,眼睛盯着太清池里的龟龟。
他看着是盯龟,其实是盯水里那个人。
水里那个人叫萧和光,李太虚也是盯咯大半年才知道的。萧和光此人是个武当,李太虚当然没听说过武当,武林一教两盟三魔四家五剑六派里面,可没有叫武当的。还有什么楚留香,这人看着挺出名,但他问过下山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都没听说过这么一个人。但看着萧和光的一举一动,李太虚偏生觉得那是个真实的世界,所以萧和光的出现,实在让李太虚怀疑人生:难道他被什么人下了降头,魔怔了?不然怎么这幻觉还带一集一集跟演连续剧似的呢?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天降一个做日常的师弟,不小心落到他身上,将人一屁股撞到了水里。李太虚被骤一撞没反应过来,还揣着手,就骨碌碌沉到了池底。
李太虚:不是,就,这池子不是不深的吗?吕祖驴我!

萧和光近日总觉得有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黏在自己身上,他试着用余光看了看,周围小伙伴都有自己的事做,没一个人看他。难道因为他太帅了所以引来了小姑娘的青睐?萧和光摸摸下巴,努力地板着脸。不行,他可是一个有偶像包袱的武当,不能这么自恋也不能瞎开心。萧和光打马四处找着风景秀丽的打坐地,正走着,马骤然长声嘶鸣,前蹄扬起,带着萧和光向迅速后仰去,摔了个四脚朝天。萧和光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马,有点懵圈,正琢磨这怎么回事,突然听到身下传来一道气若游丝的声音:“少、少侠……手、手断了……”
萧和光推开马翻身站起,低头一瞧,一位黑发鹤氅的俊秀青年双手揣在袖管里,正拧紧眉,委屈巴巴地望着自己。
那人正是李太虚。

-----------------------------
多年之后
萧和光:【打手】能不能把揣手这个毛病改了!好好一个仙风道骨的人,干嘛成天贼猥琐琐的?!
李太虚:我不!和光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外面有别的羊了!
萧和光:????【剑匣忽开】你说啥?还我有别的羊?
李太虚:什么?我说了什么?……哎哟和光别打!……七星拱瑞!
萧和光:【被定身,使劲瞪眼】
李太虚:【上去亲亲】

------------------------------
突然脑中出现一个农民揣道长哈哈哈哈
感觉可可爱了!

评论
热度(4)
 
© Ciferlis/Powered by LOFTER